矮矬番号

矮矬番号

方用加味逍遥散治之。 而余实有兼治之方,既有利于子母,而复有益于咳嗽,毋论新久之嗽,皆可治之以取效也。

方中石膏虽多,而人参之分两与之相同,实足以驱驾其白虎之威,故但能泻胃中之火,而断不至伤胃中之气。  虽然世人有闻邪气而不病者何?

 但火久则变为虚火,虚火宜引,而引火之药,多是辛热之味,恐反有助逆之虑,不若壮水以镇阳火之为得也。然则治法惟散肺中之邪,仍补脾肾之气。

一剂而舌之血即止,连服四剂,而舌之烂此方全不治舌,而但交其心肾,心肾交,而心之气下通于肾,宁再求济于舌乎。人有目痛既久,终年累岁而红赤不除,致生肉扳睛,拳毛倒睫者,乃误治之故也。

 况加之肉桂,以助命门之火,同气相合,故能同群共济,使宿疾老邪尽行祛散。然而非外来有风,乃本气自病,所谓中气之病也。

然火之成郁者,大约皆虚火、相火,即龙雷之火也。人有一身上下,由背而至腰膝两胫,无不作痛,饮食知味,然不能起床,即起床席,而痛不可耐,仍复睡卧,必须捶敲按摩,否则其痛走来走去,在骨节空隙之处作楚,而不可忍。

Leave a Reply